站内搜索  

老年知识分子应以终身学习为追求-----李家宝

发布时间:2013-02-04被阅览数:578来源:离退休工作处

 
李家宝
 
    摘  :本文主要阐明老年知识分子要做到老有所用、老有所为、健康长寿,终身学习是重要基础。文章从定义,理论,典型案例,以及作者离休后老有所为的生活、工作实践,分3个问题,即:什么是终身学习;老年知识分子为什么应该追求终身学习;我是怎么追求终身学习的,来阐明老年知识分子应以终身学习为追求。
 
    当前,终身学习已经成为全世界教育的发展方向之一,许多国家都把它作为教育的重要战略目标。例如,日本以立法的形式,设有“终身学习”(生涯学习)相关的法律;美国也有类似的法规;英国则提出:“开发每一个人承诺于去终身学习”,使终身学习成为所有人的现实[1]。我国江泽民在党的十六次全国代表大会的报告,在“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奋斗目标”这一段中指出:[2]“形成全民学习、终身学习的学习型社会,促进人的全面发展”。这就是终身学习的总背景。
 
(一)什么是终身学习
    终身学习是1970年代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提出的概念。[3]它的正规定义,是以下两大权威组织所下:
    其一,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所下的定义:[4]“通过一个人的一生所获得的所有形式的学习,包括正规的与不正规的”。
    “不正规的学习:也可表示为非正规的或经验性的学习,那就是在一所2级后院校学习一门正规课程之外所获得的学习。”
    其二,世界银行所下的定义:[5]“终身学习的框架,包含通过整个生命循环的学习,从早期儿童到退休。它包括正规学习(学校,培训机构,大学);不正规学习(被组织成为在岗培训);以及非正规学习(从家庭成员或社区中的人们学习技能)。”
    根据上述规范的定义,用中国的通俗话简而言之,终身学习就是指活到老学到老,它可以是各色各样的正规学习,也可以是各种各类不正规的、非正规的学习。
 
(二)老年知识分子为什么应该追求终身学习
    这可以从三方面来看:
    1.这是时代的需要
    我们所处的时代,是正在进入或朝向知识社会的时代。什么是知识社会,管理学权威彼得·德鲁克解释得很好,他指出:“未来的社会将是一个知识的社会。知识将是它的核心资源,而知识工作者将是劳动力的统治集团。”[6]
另一方面,我们所处的时代可以说是信息时代,尤其是ICT(即信息、通信技术)的迅猛发展,使得我们所处的社会一日千里,千变万化。
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所发表的一位教授的文章谈得好,[7]他说,“处于这种背景情况下,终身学习成为人们能于适应社会变革的优先选择。教育能够产生于任何年龄,处于许多变化了的安排情况,通过不同的创设系统,透过认知的经验。”
可不是吗?处于这样的时代,我们老年知识分子也只有追求终身学习才不会被时代所完全抛弃。在爱尔兰2002年向政府提出的一份名为《构建知识社会》[8]的特殊报告中指出,“知识是比信息更为广泛的概念”,今天的知识可以分为4大类:
   (1)“Know-what”(知道是什么),“它是相对于事实而言的知识,例如有多少人住在纽约等……”;
   (2)“Know-why”(知道是为什么),“它是相关于自然的原理与法规的科学知识”;
   (3)“Know-how”(知道是如何做,或实践知识),“它相关于去做某事物的技能或潜力”;
   (4)“Know-who”(知道是谁),“它包括关于谁知道是什么以及谁知道如何去做什么”,“知道是谁的知识变得更加地重要”。“前两类知识可以通过读书、听课及数据库来得到,而后两者还需要通过实践与接触。”
    面对如此复杂、多方面的知识种类,我们老年知识分子,如果身体尚好,还想老有所为,就必须不断地继续学习、终身学习。即便由于种种原因不可能或不打算老有所为,也应该终身地学习头两类的知识与信息,这样才会了解与接受社会的与时代的新事物、新变革,不致成为时代的累赘。另一方面,只有我们追求终身学习,才能在时代变革的背景下与儿辈、孙辈求得沟通,获得理解。
    2.这是生活与健康的需要
    目前,世界上影响老年人生活、健康与寿命的因素,除一般性疾病之外,危害最大的即为“老年性痴呆”(又称“阿耳茨海默病”,Alzermer’s Disease, 简写为“AD”)。
    据美国神经生物学家Nussbaum博士在他名为《终身学习与美好:朝向开朗老年期的一个组成因素》[9]一文中的介绍,今天美国约有3400万65岁及以上的老年人,占人口的12%。受到AD病影响的约为400万,每年美国为此要花费1000亿美元,另外还要花费约300亿美元的非直接护理费用。
    该文同时指出,“主流的神经科学认为,人类的大脑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失去神经细胞,人类的大脑不能替换受过伤害或死亡的神经细胞,而且跨越寿命的不同年龄段,心灵的与行为的功能逐渐衰退。”
但是,作者着重指出,“许多研究表明,接受高级教育的人,减少了患老年痴呆的风险”。“跨越整个寿命的提高性教育与学习,对大脑的完好具有重要的贡献,并且可以放慢和甚至防止在生命晚期神经系统的衰退、恶化”。“这被解释为替补理论(Reserve Theory)。”也就是说“原先的理论认为神经细胞不可复生;现在的理论则认为:大脑的功能与潜力,可以是不受限制的,并且仅只由在环境中的心理激励水平所影响,而不在于年龄。”
同样的观点,在我国老年痴呆学术界也有反映,例如,范又在《光明日报》题为《记忆障碍与轻度老年痴呆》[10]中指出:“文盲和低教育程度者发病高于高教育程度人群”;“老人退休后要寻找新的生活,寻求保持记忆力的各种活动,如跳舞、写字、读书、多与人交流,都有助于保持记忆。”
    因此,为了健康,为了延年益寿,我们老年知识分子应该追求终身学习。
    3.这是老年知识分子终身学习事业发展的需要
    目前,全世界举办老年人问题的研究,开设退休人员学习学院、退休人员终身学习学院等事业,风起云涌,方兴未艾,尤其是在一流高等院校更是十分热闹。
    例如,美国头号有名的一流大学——哈佛大学,1977年起就成立了一所“退休学习学院(Institute of Learning in Retirement)”,据该院院长介绍:[11]